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士之才,亦唯有坚韧不拔之志

To B的产品经理真的要单独拆分说吗?

​产品经理已经发展为广大培训机构和自媒体眼中类比程序员的产物,比如PHP程序员,Python程序员,也非得特别的区分各类产品经理。

记得在2017年的时候,就有一些搞兼职的“产品”以及培训机构和自媒体在大推概念AI产品经理,2018年果断带起了AI产品经理的搜索排名。今年也是一样,和互联网开始大规模进军ToB产业一样,这一批人也顺应的喊出ToB产品经理。

举几个例子

1,To C的产品和To B的产品有什么不同?

2,转型To B还来得及吗?

3,未来都是ToB的产品经理。

4,ToB的产品经理拥有什么特质?

5,……

这类词语分析已经标题和当时AI产品经理的说法,不知道是恰合还是命中注定,一模一样。四面八方冲击而来的又是一群等待宰割的产品小韭菜,我从2年前就开始说,很多没有从事过产品工作的人,都开始走上了培训之路,也经历过眼看着朋友圈的一个没做过什么产品的朋友去给别人梳理产品课程。

核心在于,产品经理都是产品经理,基本能力和素养一样,只是某些侧重点的工作内容和能力不同。这就和我在17年说的AI产品经理一样,其实本是都是一样的。并且在真正的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只做某一个方面的产品工作,C端产品就不做后台了?在很早之前接触了很多类似与四创电子,科大讯飞做ToB企业项目的产品,其工作内容也就有很大差别。

我们举例C端产品,做淘宝客户端的和做携程APP的,两者也是不一样的,这种就是跨行业。很多人在举例说ToB的工作内容怎么样,笔者是不知道的,也不知道其他一些自媒体是如何区分的,并且能够归类。当然,如果说他们是从宏观概念上,那也可以。可是既然是宏观概念,我怎么套都可以了。

我从以前做电商,再到现在做AI智能实体机器人,算是经历了ToB,ToC,AI等多种类型的产品经理工作,我现在定义AI产品是工作的大方向在此。之前加了几个产品的群,里边的数据标注(标定是否,给数据打标签)的标注人员,也被套上了AI产品的概念。可见其概念和定义还有工作内容是多么的不同。

引用一篇文章:小马过河

马棚里住着一匹老马和一匹小马。有一天,老马对小马说:“你已经长大了,能帮妈妈做点事吗?”小马连蹦带跳地说:“怎么不能?我很愿意帮您做事。”老马高兴地说:“那好哇,你把这半口袋麦子驮到磨坊去吧。”
他向四周望望,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小马嗒嗒嗒跑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蹚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蹚过去。”小马听了老牛的话,立刻跑到河边,准备蹚过去。突然,从树上跳下一只松鼠,拦住他大叫:“小马,别过河,别过河,河水会淹死你的!”小马吃惊地问:“水很深吗?”松鼠认真地说:“深得很呢!昨天,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掉进这条河里淹死的!”
小马连忙收住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叹了口气,说:“唉!还是回家问问妈妈吧!”小马甩甩尾巴,跑回家去。妈妈问:“怎么回来啦?”小马难为情地说:“一条河挡住了,我……我过不去。”妈妈说:“那条河不是很浅吗?”小马说:“是啊!牛伯伯也这么说。可是松鼠说河水很深,还淹死过他的伙伴呢!”妈妈说:“那么河水到底是深还是浅?你仔细想过他们的话吗?”小马低下了头,说:“没……没想过。”妈妈亲切地对小马说:“孩子,光听别人说,自己不动脑筋,不去试试,是不行的。河水是深是浅,你去试一试就会明白了。”
小马跑到河边,刚刚抬起前蹄,松鼠又大叫起来:“怎么,你不要命啦!”小马说:“让我试试吧。”他下了河,小心地蹚了过去。原来河水既不像老牛说的那样浅,也不像松鼠说的那样深。

 

无论B端还是C端产品经理,我们最终还是回到解决用户或者企业的核心诉求上,比如AI也会分为基础算法和产品应用层。负责算法的同事还是需要从业务来获取需求,而产品业务层就更贴近用户或者企业的需求,最终共同为他们服务。

产品经理的核心能力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基于自身的核心能力,比如决策水平、落地推动、专业能力(数据分析、算法理解、产品设计)等能力;另外一点是基于对行业的理解和认知,而后边对于行业的理解和认知对于大部分人而言由当前工作决定了80%以上,所以对于很多基础事物的认知,更应该用上产品经理对于问题分析的基本能力。

没错,今天的我是一个杠精键盘侠。。。


作者:Leif

3年产品菜鸟,目前在水深火热的人工智能产业中做AI产品经理。

微信公众号:匆匆闲暇,感兴趣可以关注一下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