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降温了,叶子没有突然因为天气变凉而发黄,而是一边发黄一边掉落。在充满了混凝土的街道上,再也很难看到化作春泥更护花。在11月的季节,雨还是一样下,风还是一样吹,再不会顾及叶子的摇摆去向。

阶段性的浮躁和焦虑几乎陪伴这个每个正常的人群,在此阶段觉得事事无所谓,众人皆醒我独醉。不愿意去处理人情世故,也失去努力工作的源头,内行充满着浮动焦躁,但是社会和时间都在马不停蹄提的向前赶着,推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

生活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变的无趣,之前的各种兴趣也会变得重复性的消耗。正常的工作价值感在此刻都被摧毁,迎来的是敷衍了事和浮躁的态度,看什么都不顺眼。浮躁的情况下,随之带来的就是焦虑,为啥不改变。找了很多借口来说服自己现在的情况,想要改变,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正如《好几年》中的歌词

我不爱看时间

过一天 算一天

看啥都不顺眼

没兴趣 没感觉

就好像全世界 都与我无关

其实那几年 我不愿意翻阅

徘徊故事边缘

只剩下心底的一声

有好几年 好几年 好几年

想的比做的远 三两天的热血

回头还不理解 为什么为什么

像我这种天才 为什么失败

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每个人都是一粒沙,说渺小,却又可以汇聚成一座山,说强大,却又少一个不少。浮躁的态度,无法改变什么,只是时间的不断消耗,时代在一直前行着,周围的人和事在不断的前行着,而止步剩下的只是浮躁的自己。

无数个借口在支撑着浮躁期的行为,总在期待一个改变的时间节点,却又因为浮躁无法前进道那个改变的节点。数次徘徊,禁锢在这个牢笼之中,是工作的牢笼,也是生活的牢笼。

此刻,缩在小套房角落可怜兮兮发抖不已的富蔷,气势十分羸弱地面对着把一张俏脸扭曲成夜叉状、原本粉白的肤色转变成青蓝的阴森色系、修长的双腿不顾窄裙扩张到极限的隐忧依然撑出大字形的茶壶泼妇状的——富蓣。 —— 席绢

最后修改:2020 年 11 月 28 日 11 : 28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