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以致用

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士之才,亦唯有坚韧不拔之志

北京入秋了

转眼已经到了9月份,晚上的空气渐渐凉了下了。连续多日骑着共享单车上下班,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见到的画面,如果把秋天比作人生,那也是到了中年的阶段。俗称三十而立,现在看来三十而立是有些遥远。

前些日子,从物质学院的新建村小区,搬到了姚家园西里,离公司近了,但是交通差了,房租也高了1000多。这是到北京后的第三次搬家,一年多前看了一篇文章,说在北京5年搬了5次家,当时还很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多。然而就在这北京的第三个年头刚刚结束。我就开始了第三次搬家。刚到北京时,四个小伙伴挤在一个一居室里,住在一个网红小区。以至于后来搬迁到其他小区,都觉的那个小区好(后现代城)。后来搬到了物资学院的新建村,住了两年,萌生了很多对环境依赖的感情。两年的时间说长,数着日子,确实很长。说短,又是那么短,这不,两年的时间到了,我就开始了搬家的侣程。

新的房子是个主卧,有个阳台,是女朋友比较喜欢的,当然这次搬家很大的缘故也是因为6号线的拥挤,让她实在受不了了。我收拾了一下阳台,想象着这是一个简单的书房,于是我把书架也收拾到了阳台,随身携带。我不是特别特别喜欢看书的人,是一个看着书架上有书的人。可是现在还是8月份,邱老师也要来了,阳台上还是比较燥热,以至于在电脑上打字,键盘上还是会有些汗水的痕迹。

隔壁的租客不知道是干嘛的,住着一男一女,每天晚出早归。当时看房的时候也是因为客厅厨房特别干净就选择了这里。他们养了两只猫,一直黑猫,一直白猫。开始的几天,白猫一直喜欢到我的房间来,跳到床上,跳到桌子上,喵喵的叫。我也会故意搜一些猫叫的声音用印象放出来,后来那只黑猫也跑了过来,一来就在床上睡了一个下午。白猫呢,也跑到床上,陪我看完了一部电影。

《北京入秋了》

墩子今天在群里发信息说,跟我出去玩的时候,总觉得钱就是数字,明明没有钱,但是感觉月入百万的样子,是啊,花前大手笔,花后万千悔。前几天问了大佐他妈妈的情况,还有几天就出院了,他说正在一个地方逃避,我们问逃避什么?没回。半仙的房子也已经在布置新房的家具了,我们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大超依旧在在武汉做一个java 攻城狮,励志用码代码的钱,多去几次大保健。还在北京卖包子的二明,孩子都快会走路了,再次出来聚会,只有我们两个人,吃吃饭,走走逛逛。还是想起了3年前晚上一起打游戏的日子,大冬天的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雷总一起去网吧相约在杭州 的才子一起打lol。话说才子现在在杭州一个人租着一间房,上次去杭州,他特地买了车厘子,我说你平时都这么奢侈的,吃那么贵的水果,他说是你来了才吃的。雷总在杭州有了购房的资格,正在为房价焦虑。可是有多少人不为房价焦虑呢。每天早上固定给我发一条信息的山哥,不知道最近撸成了什么样子,当然我没事的时候就会给他一些链接。我呢,慢慢已经熟悉了新的业务体系,虽然没有特别专项的方向,但是好在远大的方向还是有的,每天不断的工作着,趁机也找机会多学学东西。

昨天家中的老母亲打来电话说,家里要拆迁了,开始还是有些兴奋,但是后来听到的政策和补偿方案,还是凉了下来,农村的拆迁,真的会让人变成“负二代”。还好,有一些其他的选择权供选择。

晚上下楼,去小区转 了转,小区的空气还是比房间的凉快很多,想了想身边的一些事情,普通而继续着。明天就是9月份了,说一句9月你好又有些太俗。很多事情都在进行着,有些烦恼,也有快乐。很多事情就和这四季变化的天气一样,顺气自然就好。

《北京入秋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